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我不是走穴歌手 没有时间到内地削钱

升网 14年前 ( 2007-03-26 ) 891 抢沙发

愤怒和年纪有什么关系?你要愤怒,90岁也可以愤啊!是谁规定什么年纪不能愤?

  走进陈升在台北市光复南路上的新乐园音乐工作室,看到他正在笔记本前欣赏自己在青岛拍的相片。出了点小故障,陈升毫不掩饰地对着笔记本大骂。

  这个男人已经快50岁了,依然像个孩子一样任性。

  他除了照例举办跨年演唱会,还发行了新专辑《这些人那些人》,专辑里有一首“本命年”,是讽刺那些到大陆削钱的人。

  他说:“我受不了那种只想削钱的嘴脸。眼界若是太狭隘,只想追求物欲,会忘了身边的美好事物的。”

  我不是走穴歌手

  人物周刊:现在很多台湾艺人都到大陆去发展,你和大陆的音乐交流似乎不是那么密切,可以谈谈自己的想法吗?

  陈升:我在这里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我没有把重心放在那边,我不是那种走穴歌手嘛!大部分的歌手都是走穴歌手,就是带着乐团出去走穴。我不是!我一定要有个据点,一个录音室,一张办公桌。就像种田的农夫,他不可能把田背着走嘛!不管走到哪里,他终究还是要回到田里嘛!我不是旅行歌者,我也不是旅行作者,我是个制作人,我一定要回到这里来录音,然后我可以打开工作室的窗户,骂外面的吵闹(工作室楼下的路段正好在施工),他们已经在我楼下吵了一年了!我的乐趣在于做作品、做作品、做作品……而不是去大陆演出,削钱、削钱、削钱……这些我都不是很感兴趣!很少有人像我做这么多作品出来,因为我没有花很多时间在外边跑。也有人问我:“你怎么都不来大陆削钱呢?”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种削钱的态度!主要是因为我都是在工作!我还欠了很多书稿,我对写书还满感兴趣的。

  人物周刊:您年轻时候是典型的“愤青”,现在您快50岁了,感觉自己还愤怒吗?

  陈升:(转头去和助理说)怎么办?她的意思是我现在不年轻了。愤怒和年纪有什么关系?你要愤怒,90岁也可以愤啊!是谁规定什么年纪不能愤?

  人物周刊:现在做音乐的心态和以前有什么变化呢?

  陈升:一个20岁的厨师和一个50岁的厨师,同样是做鬼打墙,哦!不!佛跳墙(助理在旁边大笑),就算两个人用的材料一样,做出来也一定有差别的!可能他做出来的东西很清澈,而我的味道很浓郁。

  人物周刊:您怎么定位您的音乐?

  陈升:我从来不给自己什么定位!我只知道我自己的态度还满摇滚的,至于我是什么音乐,这个,我觉得我讲究的是所谓的“农夫哲学”,真正的农夫,其实都不知道自己在种什么东西。我是种田的人,我在地里种庄稼,然后就会有些什么乐评人、什么社论家开始讲“啊!他种的这个稻子属于流行稻米派”,“那个是摇滚稻米派”。他们怎么说,真的一点都不关我们的事!

  人物周刊:可以谈谈文学对您的影响吗?您喜欢看谁的作品?

  陈升:我最讨厌现代诗。我比较喜欢日本作家川端康成,比较喜欢看那种浅浅的、很细致地去描述一件事情,又深怕人家不理解的那种,就像阳光晒在黑板上慢慢移动的那种感觉……很时间性的,音乐就是属于时间的艺术!他的文字就让我体会到对时间的描述、对女性的描述、对时光逝去的描述,都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人物周刊:您的沧桑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陈升:我什么时候有沧桑感?我不觉得啊!我觉得乐极了!

  农夫哲学这里也适合用嘛。你从门外带了我生产的稻米过来问我:“你的稻米为什么都是圆圆的,而不是尖尖的?”我觉得听众为什么会从我的歌里感受到沧桑感,应该去问听众自己,而不是来问我。

  难道我要和他打一辈子官司吗?

  人物周刊:您有个在读大学的儿子,据说也在做乐队玩音乐,你怎么评价你儿子这方面的发展?

  陈升:他不是在读大学,他快当兵了!我走入这一行,我妈妈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呢!我走入这行,也没受过我家里什么大的影响!

  我儿子大学是学历史的,我带他去过北京,我告诉他,北京都是历史。

  我不会特意在音乐上帮助我的孩子,如果他来问我,我会告诉他。其实功夫大部分都是偷学来的啦,特别是这种需要一点天分的工作。我现在都不用再去买CD回家听了,每次都发现自己买回来的CD,儿子已经买了,不如向他借来听,每次要听就跟他说,“把您老人家的XX给我听一下。”

  人物周刊:2002年您在餐厅遭人袭击,导致脑部神经受损,目前恢复得还好吗?

  陈升:现在认识我的人都和我说我的性格好像变了!疯子怎么会知道自己有没有疯?我不知道啊!所以要问那些说我有变化的人,大部分人都讲我变得可爱了一点。可能是以前大家觉得我不太爱讲话,现在话变得比较多的关系吧。我想也有道理啊!我差点就死掉了,在病床上躺了半年,又活过来。难道我活过来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那个打伤我的人告死吗?有什么意思呢?我看那个人也活得很不痛快,他只是莫名其妙“一时兴起”去攻击一个人,就要面临那么大的官司。

  我能做什么?我当然要把休息的那半年时间追回来啊!这才是我的工作啊!难道我要和他打官司打一辈子去浪费这个时间吗?我才不做这种没意思的事情。

  我出院以后,就参加了铁人三项运动:游泳1.5公里、骑自行车40公里、跑步10公里,我现在还是铁人三项的代言人呢!(特约撰稿 陈婉容 发自台北)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91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