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問陳昇一二三 他回答DoReMi

升网 23年前 ( 1998-08-23 ) 845 抢沙发

1998-08-23 時報週刊 第1069期 (OCR & key-in: awigo)


  以前總是搞不懂陳昇!其實現在還是搞不懂!

  約陳昇專訪之前,他的唱片公司宣傳直說:謝謝妳肯和他聊!因為之前有太多記者都說:「寫新聞!可以,但可不可省略和他聊天的這部份!」

  問記者為什麼?記者都說實在搞不懂他在說什麼,問他東!他會回答123!問他DO 、 RE、ME,他可能和你談宇宙量子力學,反正他的頻率永遠和別人兜不在一塊就是了。

  「昇哥!年過四十了,你有沒有『中年危機』?」記者問。(陳昇是四十七年次的)

  「妳為什麼要先設定我有『中年危機』呢?其實我每年都有危機的。」張嘴吃了一囗「鹹魚豆腐」的陳昇張開囗,和記者正式展開了「迂迴採訪戰」。

  『我沒有預設立場啊!只是提出疑問!」記者說。

  「可能是不同的職業,會有不同的思考方式吧!以記者而言,你們是提出疑問,然後找答案,但人生對我而言,其實是沒有問號的,現在的我只有驚嘆號!」滔滔不絕講了五分鐘的陳昇,開始舉例,三十歲時他曾問了一位四十歲的前輩說四十歲是怎樣的滋味?結果前輩笑而不笞。

  「現在我四十歲了,我更不可能白癡到再跑去問他五十歲是什麼滋味吧!反正總會到那個年紀啊!與其去煩惱五十歲的日子,還不如好好把握四十歲的今天。」講了十五分鐘的他,還是不肯正面回答他到底有沒有「中年危機」。(哎!這個難搞的中年胖子。)

  吃完「鹹魚豆腐」的他覺得菜還不夠,拿了菜單又點起菜來了,「再來個『鹹魚銀芽』、『鹹魚肉餅』!」可能是吃得很痛快吧!陳昇索性連「拖鞋」都脫了,還點了飲料─酸菜肚片湯。

  「哎 !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老愛點 「鹹魚了。」陳昇自個傻笑的說,不過記者也不想答話,因為不想讓他知道我也看過了他的新書 「棫魚的滋味」,嘿 !嘿!

  「你好像很會「整人」哦!這次宣傳上了很多節目,聽說不少主持人像陶子、高怡平都被你整得慘兮兮?」記者問。

  「我沒有啊!」陳昇終於很肯定的回答了N0 !

  「我們的頻率太不同了啦!她們的頭腦動得太快了,我還在說一,她們已經想到三,等我說二,她們又已經到六,然後她們只好從六再回到三時,我又跟上她們的進度到了八,結果就變成這個樣子,Q&A永遠碰不到一塊!」。

  陳昇做了個恐怖的表情說:「那李明依不是更慘,我去錄她的節目,我們倆算是很熟的朋友了,結果又發生同樣的情形,搞到後來,我們倆都快發火了,後來我還問她說要不要重錄,不過想了想,既然我們談成這樣,就這樣吧!」看來我們都誤會陳昇了。

  「你好像很會閃躲問題哦!」看著眼前這位好像很平易近人,卻又講不出個所以然來的陳昇,讓記者想起了前些日子才看過的電影(心靈捕手)的男主角威爾,當然陳昇沒有他那麼帥。

  「不是啊!因為你們都問我一些找沒有肯定答案的問題啊!音樂就是音樂啊!為什麼要想一大堆理由來解釋它呢?為什麼一定要和我的生活、我這個人有任何關係呢?」陳昇振振有詞的說。

  「但你歌曲中,也是有很多自己的生活體驗啊!像(鴉片玫瑰)這首歌中,你說男人像『玫瑰』,叫女人不要太用力去擁抱,免得遍體鱗傷,『鴉片』是女人,容易讓男人上癮,不是嗎?」記者反問。

  陳昇皺著眉,做了個鬼臉,沒有正面回答,於是記者跟著問 :   「到目前為止,你到底嚐過多少『鴉片』?」

  「妳怎麼可以問這樣的問題!這樣問太不道德了,我有家人,有老婆、小孩,這種問題我不可能回答。」陳昇把記者訓了一頓,接下來又唸唸叨叨的一直說,這次為了宣傳把孩子、老婆都扯出來了,「我沒問過我兒子要不要來這個世界,我又有什麼權利要他也幫我忙呢 !」

  所以你還是有所為、有所不為囉!不像外界想像的那麼…」記者實在不知該如何形容…。

  「哎呀 ! 看了那麼多,還是會害怕的,就拿喝酒這回事來說吧!前些日子我一個朋友二十八歲,酒後撞車死了,自己過去也曾經經過那種日子,想想真的會害怕!」

  七、八年前是陳昇喝酒喝得最瘋狂的日子,喝酒不打緊,喝完酒還騎著機車一路狂飆回家。

  陳昇拍拍自己的頭說,想想上帝對自己還真好,四十減二十八,他現賺十二年,而上帝派了這麼多「天使」來警告自己,自己怎能還不覺悟!所以幾年前騎車摔斷肋骨後,現茌的陳昇,的確是改變了許多,不騎摩托車,只騎腳踏車,喝了酒一定叫計程車,每天游泳,周末、周日固定公休,在家陪老婆、小孩。

  而且他現在暍酒,也愈喝愈有規矩:不開車、不打架、不付帳!(就是喝到一半就準備開溜)!

  「像你這樣的人,要給自己那麼多『限制』!會不會覺得活得有點痛苦?」記者問。

  「我覺得我比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活得要快樂。陳水扁說:喝酒不開車,那我們喝了酒就不要開車嘛!如果哪一天公賣局宣佈,每人每天只有一瓶酒的『配額』,那我們就喝一瓶嘛!在法律的框框裡,可以玩的東西很多很多的!」意氣風發的講完這段話後,陳昇想了一下自己的比喻忍不住一臉嚴肅的說: 幸好公賣局沒有這樣的規定!

  「好吧!既然未來的事,你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那談談『過去式』好了,過去四十年,你覺得你的人生過得精不精采?」記者有點洩氣的說。

  「不夠精采 ! 絕對不夠 !」

  「還有什麼你沒有嚐過的嗎?」

  「不知道耶!找活到十八歲,才知道原來世界上有『同性戀』這種事,『姦屍』這種匪夷所思的事,也是兩年前才知道,還好我活到了四十歲,要是十七歲!那我不是連什麼是『同性戀』都不知道。」陳昇的答案,讓記者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問錯了問題。

  陳昇說了很多話,你了解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了嗎?

  如果不了解,不要難過,和他面對面的記者,也不是挺了解的,不過記者比大家多了一些了解他的優勢,就是整個晚上親眼目睹陳昇的一舉一動。

  把糖罐拿來當樂器敲敲打打,看見有妹妹進來,就東張西望,忘了回答問題,沒有香菸了,他不管一桌子的人,就站起來跑出去買,穿著汗衫和拖鞋哦!

  陳昇就是這樣一個人,在自己的框框裡活得自由自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天馬行空,他說:男人喝酒這回事,女人永遠不會懂!不過他這輩子也還沒搞懂過女人!

  「喝酒是男人的一個『出囗』,在現實與理想中的一個平衡,可以暫時忘了一切,就停格在那裡。」

  「女人真的很麻煩!男人就很簡單。幫小賢(任賢齊)錄音,覺得他情緒不對,把他叫到外面五分鐘說說就解決了,女人可就難了,總不能把她叫到外面吧!幫阿潘(潘越雲)錄音的時候,她每天都得哭半個小時,也搞不清楚她到底怎麼了,哭了幾天,終於厚著臉皮間她怎麼一回事時,」她卻笑著說:「沒事!我只要哭一哭就好了!」陳昇想到女人,忍不住一臉苫惱。

  「所以我立志,接下來我人生最重大的事,就是要好好的研究「女人」這個課題!」

  用什麼方法研究呢?

  「尼采說:要去見一個女人,最好帶條鞭子去!哈!哈!哈!」陳昇又在天馬行空了…。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45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