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母親的吶喊 台灣的聲音- 新寶島康樂隊

升网 12年前 ( 2008-02-10 ) 418 抢沙发

2013021058831377.jpg

八O年代末期到九O年代這段期間,隨著政治上的解嚴、開放黨禁與報禁,經濟上也快速起飛,台灣在各方面的發展幾乎都到達一個快速演變、成長的頂峰,台灣本土音樂創作人的旺盛生命力,也悄悄在此時開始恣意的蔓延……
資料提供∕新樂園製作有限公司

新寶島康樂隊的新台灣歌
流行音樂開始不再受日本傳統演歌、翻唱歌的影響,進而充滿更多台灣本土在地意識及主體性的「新台灣歌」。台語不再是被壓抑的語言,包括羅大佑、陳昇等在國語樂壇耕耘有成的教父級創作人,都在此時陸續發表以閩南語演繹的優秀個人作品。而由陳昇、黃連煜組成的「新寶島康樂隊」在1992年初次發聲,將北京話、閩南語、客家話各種方言跟流行、民謠、搖滾、電子、舞曲等更摩登的編曲形式糅合在一起,不但可謂渾然天成的時代產物,也恰巧為這一波「新台灣歌」的運動帶來了一波高潮。

2013021058841737.jpg

新客家歌時代
新寶島康樂隊首張專輯中的《多情兄》裡「記得舊年的熱天,妳講永久心不變,沒想到妳也真絕情,真情分海風吹散淨……」,可說是第一首突破河洛福佬、客家、外省移民暨後代的血統及語言藩籬,而能夠站上流行排行榜、成為大家最耳熟能詳的「新客家歌」。到了1994年,新寶島康樂隊在第二張專輯又帶來一首膾炙人口的《台北附近》,歌詞中的「帶捱去帶捱去看佢,Somewhere nearby Taipei」的「Taipei」可以被昇哥、阿煜隨機替換成任何地點,更是新寶島上山下海到處開演唱會時跟觀眾打成一片、炒熱現場氣氛的絕讚客家流行歌。

沒有文字的語言—原住民音樂
第二張專輯時的《卡那崗》便已經加入了鄒族的《收穫歌》,到了第三張專輯,新寶島康樂隊又在《歡聚歌》裡唱著原住民的語言,在台灣政局因各政黨炒作省籍情節、族群對立,以吸引選票的紛亂環境裡,新寶島用「歡聚」暗喻台灣形狀恰似「蕃薯」的諧音,把這首歌獻給了同在這片土地上生活、形成命運共同體的所有國人。早在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提出「大和解咖啡」主張之前,新寶島康樂隊便已高唱起族群融合的調調。這不只是在台語歌登上主流之後,才搶搭流行列車的商業化產物,更是對這片土地的人文歷史關懷、時代脈動與人民生活緊緊結合在一起的道地本土創作。

貼近台灣文化演進的脈動
首張專輯裡,藉由《一佰萬》、《船長要抓狂》、《水泥山》、《壞子》等歌曲,新寶島勾勒出彼時台灣在面臨經濟奇蹟、快速起飛膨脹又泡沫化的時局下,某些自然生態環境遭到破壞的代價,還有像你我一般的小人物為了追求所謂的「成功」也許鋌而走險、誤入歧途的邊緣社會現象,還有對這種普世價值觀所作的一些反省與思考。第二張專輯裡,新寶島延續著同樣的主題,一面回顧著早期先人開墾的血汗歷史,也更回歸到與這塊土地的親近呼籲;進入第三、第四、五張專輯,族群的融合與和平相處、歡喜逗陣的訴求更是明顯而強烈,同時卻也還是不改音樂頑童的本色,一邊歌頌著自然大地、海洋母親的美好……

2013021058883125.jpg

排灣族小天王—阿Von
新寶島康樂隊在第四張專輯時加入了來自排灣族的生力軍「阿Von」,但是到了第五張專輯時,阿煜因不同的生涯規劃選擇離開,到了「新寶島康樂隊-第六發」仍是阿昇和阿Von兩人加上恨情歌樂團為主的編制。除了從兩人變成三人再回到兩人的改組之外,這十四年來,新寶島康樂隊發表過的六張專輯,合作對象可謂眾星雲集,包括劉佳慧、劉若英、伍佰&China Blue、柯受良、蕭言中、張艾嘉、任賢齊、亂彈樂團,都先後在新寶島康樂隊歷張專輯裡獻聲。

原諒之歌
早期陳昇曾寫了一首《貪婪之歌》,歌詞裡如此犀利地唱著:「我只聽過有人賣命的爬向腐化權力的山巔,不曾看過有人停下腳步低頭親吻受傷的土地;我只看見一群紅了眼睛無法歸類瘋狂的靈魂,貪婪的歌裡埋藏不了一句寬容的話語……」幾年後,陳昇改用台語寫了一首放下了嚴厲批判的角度、溫暖而和善,心境明顯不同的《原諒之歌》:「這美麗的世界,有什麼通計較,啊有影四餐都吃得豐盛,天頂的火金姑,笑咱這群瘋查埔,沒煩惱兼愛出風頭!」。但在剛完成這首《原諒之歌》沒多久,陳昇在PUB裡發生遭酒客暴力襲擊的傷害,傷勢嚴重到幾乎沒法再彈吉他執筆創作,是不願放棄音樂理想、不肯就此被命運擊倒的好勝心,讓陳昇能夠克服障礙,重新回到了舞台,潛水、釣魚、喝酒、唱歌,在生命轉彎時,因為有眾多好友的扶持和自己堅強的意志,我們印象裡所熟悉的那個音樂頑童,就像不曾發生過意外般,始終用歌聲陪伴著歌迷。然而在這段生命的大轉折裡,對於這首受傷前就寫好的《原諒之歌》卻也經歷過一段不想憶起的光陰,在那當下任誰都會懷疑這是不是老天爺給自己開了一個玩笑。

四年後的現在,先前法庭初審的勝訴判決,算是還給了當初還一度被懷疑是否因喝酒鬧事才遭來橫禍的陳昇一些公道,事過境遷的這時才選擇《原諒之歌》重新發表。一方面避免了外界對於自己是否在「消費」受傷往事、炒作舊聞的誤解。另一方面,重視創作的「誠懇」,才是最可貴的堅持。唯有自己的心情真正已經獲得完全的沈澱、坦然和釋懷,唱起《原諒之歌》,才能讓聽者感同身受的說服力。從批判的《貪婪之歌》到寬容的《原諒之歌》,這可是一段好漫長的路程……

陳昇變了嗎?
那個我們所熟悉的音樂頑童,在他的創作裡,還是把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愛放在最核心的位置。還是那個擅長用詼諧的語調和俏皮的用字訴說著他的關懷……淺白的文字裡,還是找得到一點孩子氣的自嘲幽默和詩人般浪漫的情懷。他還是用最簡單的吉他和風琴樂器,在平易的和弦組合中建構起悠揚的樂章。如果在這有點叫人失望的世界裡,還需要一點快樂豁達的音樂,如果還需要看到有人真的能順著自己的意志、照著自己的步調活得精彩自在,如果還需要些什麼繼續跟這討人厭的命運之神搏鬥掙扎……是否,我們可以試著去傾聽,那源自台灣土地最真誠的創作與呼喊!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1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