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我想要私奔和我自己

升网 13年前 ( 2007-08-26 ) 551 抢沙发

刚从凤凰回到家,对这个号称有人文气息实际上只有商业气息的古镇充满了失望。各种方式的开发让人们已然忘记了自己,只剩下金钱。这不由得让我再次燃起丽江之旅的念头——去年一游那里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别是束河。四方街可比王府井,束河才是放松自己心情的好去处。安静,保持有自然的气息,加上适时而不喧闹的酒吧错落,有一种流浪者之家的感觉。这个时候,高产的陈升居然奉献了一张<丽江的春天>,就算没时间重游也是一次不错的补偿。

出道二十来年的陈升居然把<丽江的春天>叫做"流浪日记首部曲",未免小看了自己过去的生活。要知道陈升歌迷对他的追捧,和罗大佑歌迷狂热背后的实质差不多。他们都曾经载着一群人的梦想前进,在他们的身上和歌中都不断地折射出这些人的生活或者是梦。罗大佑的人文是各种深刻情怀的沉淀,而陈升的浪子气息却是追梦人们梦寐以求的品质。何况陈升身体力行地去往各地旅游,把"我想要私奔和我自己"吉普赛风味的诗人作风发挥到极致。"在路上"从六十年代垮掉派影响至今,汽车、行走、感受当地风情等一系列活动仍然是世界各地浪人们不变的节目,陈升也不例外。

经过这些年的行走和积累,原先不时玩些温情的年轻胖子也变做有肚腩的老男人。有人更喜欢带点苦情和愤怒的升哥,喜欢<如风的少年>、<夜奔>等似乎就是生活在我们周遭人们的缩写。他们认为那才是陈升停留和观察的结果,是流浪必然的过程。而陈升自己,则没有被任何方式束缚。<鱼说>已经展示出之后的开心与不羁,他随行所欲地选择放任的方式。可以是海底,也可以是国外,可以仰望天空也可以带着六份地图闲逛。<这些人,那些人>如果说是陈升酒醉后的狂草,那么<丽江的春天>就是他在云南放肆的自由。<我爱贾苏切>有他一贯的调侃神态,学到一句土话变成一首新歌。天马行空的吉他伴奏和陈升特色的吟唱形成很好的对比,也有几分唱山歌的味道。而主歌中反复回响的几句成为贯穿整张专辑的主线,不断提醒听众他身在丽江时的幸福。同名歌曲更适合合唱,融洽的气氛既热烈又温馨。而最为恣意的<阿草>模拟小姑娘的口吻伴着扫弦的快乐,故意弄得土头土脑的样子,听着真想笑。

这张专辑已经基本没有了之前的深沉和愤怒,显示出老男人在不惑之后知天命的开朗。他由停下来思考到停下来欣赏,中间经历的变化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如果非要把专辑当作酒醉后的胡话,那也值得。想想平日里戴着面具对付这个世界,何时有过陈升这样舒畅的酒话?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51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