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唱片日历11月15日:陈升《别让我哭》

升网 13年前 ( 2007-11-15 ) 718 抢沙发

专辑:别让我哭

艺人:陈升

厂牌:滚石唱片

时间:1992/11

经典理由:陈升第五张专辑/《北京一夜》的原版出处

一夜之间,《One Night In Beijing(北京一夜)》又莫名其妙的红了一遍,但这一次的红,却早已是此歌虽是此歌,但此歌已非此歌。此话何解?那就是说这首歌曲的旋律和歌词依然还是出自陈升笔下,但其意韵却早已经和陈升的版本南辕北辙。这倒不是说这种颠覆性的改编歌曲有什么不好,郑钧用Grunge改造《甜蜜蜜》不就蛮好蛮好吗!但这首由“信”乐团改编的《北京一夜》,却自始至终只能给听过原作的歌迷,留下两个字的印象——破坏。撕心裂肺加痛不欲生的混声高音,震撼倒是震撼了,但这哪还是古趣盎然的《北京一夜》,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的《狂人一夜》,这感觉就像是信在北京不小心被偷了回家的盘缠,于是以复仇的心态且歌且狂,铁了心将歌曲大卖之后再重回故里。

和历史上那支有名的《Hotel Califonia》一样,陈升的这首《One Night In Beijing(北京一夜)》同样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作品创作背景的解读,也就显得越来越复杂,甚至越来越神秘。但其实很多时候,对于流行歌曲的解读往往都是庸人自扰,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如果创作者从一开始就想要在一首作品中放进上下五千年,并且写出几代人的吃喝拉撒睡、衣食住行,那么这首歌曲会流行、会成功、会传唱,才真是天下奇事,值得人们好好解读。优秀的流行音乐,很多时候都是由点及面的运动,及时抓住灵感瞬间释放的那个点,然后由创作者天赋的逻辑组织能力和旋律敏感性再尽情放大这个点。而《北京一夜》的点,正是陈升当年在北京脱口而出的一句台语“为何在北京”,结果在老友李正帆的催化之下,最后成就了摇滚与京剧对歌,历史与当代交汇的音乐画面。而这首歌的味道,还在于它对民族元素运用的“不正宗”,很明显的MIDI节奏加上合成器模仿的二胡音色,还有刘佳惠那绝对要被京剧票友笑掉大牙的老生和花旦演绎,都只会让人感到业余二字。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让这首作品避免了音乐上过于强调科班而导致的学院气,也让陈升的浪子气息得以尽情释放,如此草根、如此自由,沉闷的历史因为一个小民的心声而变得有温度。更值得人尊重的是,陈升在《北京一夜》大热之后,却从来没有应任何景重复创作诸如《上海一夜》、《杭州一夜》、《广州一夜》之类的作品,对于一个创作歌手来讲,这就叫良心。

同样的,作为让陈升咸鱼翻身的《私奔》专辑的后续,《别让我哭》原本同样可以借由《把悲伤留给自己》大火的春风,再来一次锦上添花,但陈升却依然踩着自己的创作步伐任性地前行着。可以说,《别让我哭》甚至是陈升早期作品里歌曲味道最淡薄的一张唱片:《嘿!你要走了》更像是一首独白;《国界》给人留下的印象也不是刘若英的女声,而是京都古乐飘溢的樱花飞舞的季节;《龙舞》则依然是陈升独有的古典版彰化民谣;《达邦!我的乡》更是直接采样了曹族民歌《亡魂曲》;再加上《北京一夜》对于京剧“不正宗”的演绎,整张专辑倒更像是陈升的一次音乐采风日记,忽而是自然清风,忽而又是心灵旅行,要为《丽江的春天》找一个创作的源头,这张专辑显然当之无愧。而值得一提的是,唱片在整体设计上也保证了音乐概念的完整,将歌页部分做成明信片的形式,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这张唱片风景化、旅行化的感觉。

除此之外,当然还是少不了陈升的两大派系作品:升式情歌和民谣摇滚,前者唱出自我,后者唱醒现实。专辑首当其冲的同名主打歌,虽然算是秉承了升式情歌一贯的高质量,但高中比高,《别让我哭》却还是能够称得上是经典中的经典。简单的歌词、简单的情愫之下,却是一种一气呵成的掏心般的真诚,男人情歌唱到这种地步,又怎能让文艺女青年不乖乖落网。而“因为我不放心我自己,才将我的生命托付了你,我已寻寻觅觅好几个世纪,此生不能让你从我怀中离去。情人岂是可以随便说说而已”的歌词,难道还仅仅只是歌词吗?如此温柔的狂放、潇洒的痛苦,真是直抵诗仙李白的风采。而批判小品《光明凯歌》则还是陈升特有的天马行空的叙事形风格,东戳一下、西放一枪,配上简洁爽快的民谣摇滚线条,东方Bob Dylan的来历,由此恍然大悟。

专辑曲目:

1、 别让我哭

2、 嘿!我要走了

3、 Vivien

4、 国界

5、 One Night In Beijing(北京一夜)

6、 龙舞

7、 光明凯歌

8、 达邦!我的乡

9、 西门浪子

10、 黑水沟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1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