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2008继续听陈升的几个理由

升网 12年前 ( 2008-08-26 ) 934 抢沙发

他喜欢私奔,喜欢一个人鬼混,喜欢一个人旅行,然后在归途中告诉我们一个个平淡而温暖的故事。2008,听完陈楚生后,再来听陈升。

(文/邱大立)在内地,可以看到陈升演唱会的机会不多。究竟是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究竟他触动了我们心底的哪根筋,我们已忘了去追究。30岁才出版第一张专辑,这三十而立的双手注明了他的身份已不仅仅是一名歌手。但在他彰化老乡的眼中,他的确已做了整整20年的歌星,陪伴了我们五分之一个世纪。20年,台湾乐坛从巅峰跌入深谷,但陈升一直没有泄气,反而勇气倍增。他知道一个道理:人活着,就是为了那一点点尊严。如果不敢诚实的面对现实,那么这首歌一定有问题。流行音乐的神话可以瓦解,但勇气之歌的真理一定要捍卫。他喜欢私奔,喜欢一个人鬼混,喜欢一个人旅行,然后在归途中告诉我们一个个平淡而温暖的故事。

这些故事倾诉着一个原理:人应该要学会快乐,因为人生是不快乐的。可爱的时光一直在缩减,可憎的事情一直在重复。站在自己的土地上,却不能大声释放自己心底的恐惧和忧虑,“故乡”,已简化为一个只能在小学课本上找回的词语。它真实的落点,早已下落不明。我们只剩下了故事,而流失了家乡。和我们一样,陈升也带着“有故无乡”的恐惧,于是他决定在旅程中不断的去寻找“故乡”的指向。他一直没有割舍乡音,他歌中的那个乐园,永远在旅途中流浪着。在独自的浪荡私奔中,他开始在歌中讲粗话,我们允许他放肆。他一年的一年回顾我们亲身经历的历史大事件,我们不认为他贪婪。

但20年20张专辑,我们认为这也太拥挤了。

陈升,我们是如此的爱着你,怀着伤痕主义的忧郁。该孤立该团结,谁也没有主义。面对20年后才姗姗来迟的这个秋天,即使依然没有明天,此刻的你,是否也与我们一样没有了主意。

既然大家已挺到了2008,那就让我们一起彼此分享这20年的心情。

听完陈楚生后,再来听陈升,是因为下面这几个理由:

1.缅怀那些和他同时入学的88届同学

马兆骏、张洪量、曾庆瑜、叶欢、李翊君、于台烟、黄舒骏、高明骏、曾淑勤、王默君、伍思凯、赵传、张雨生、郑智化、赵咏华、方文琳……这些当年个个一鸣惊人,一度比陈升更响亮的名字,今天已纷纷沉寂落寞了。神奇的1988年,他们曾经一起合力撑起了台湾流行音乐的一片灿烂星空。20年后,一段段传奇无法再延续,也许是因为能量,也许是因为兴趣,也许是因为青春,他们不愿再与升哥一起升学了。而陈升似乎不受任何因素的影响,他喜欢继续唱下去,直到唱不动为止。

2.听陈氏情歌,观察动物世界

在华人歌手中,似乎从来没有一个人比陈升更偏爱对动物的描述。《猎人与羔羊》(1989)、《午后的蝉声》(1991)、《龙舞》(1992)、《蛾》(1995)、《海豚阿德》(1996)、《候鸟》(1997)、《水母》(1997)、《浅蓝大肥猫》(1998)、《发条兔子》(2000)、《绿树与知了》(2001)、《柴鱼》(2001)、《鱼说》(2005)、《狗脸的岁月》(2006)、《青鸟日记》(2006)。那些微不足道的低级动物,它们的卑微生命发生的故事,是我们毫不关心的。在一个荒谬的时代里,这些细碎的生灵,却仿佛回收了我们统统不要的人格。像动物一样的生活,像动物一样的说话,像动物一样的爱这个世界,让陈升学会了不再相信那个欲望的城市。在退避人群的友谊五十米后,他更愿意细细的去聆听靠在他肩上的那只知了唱出的最后一首歌。

3.三教九流,构成了人民

不知怎么回事,陈升的歌从来不会瞄准成功人士。他歌中的主人公,永远活在边缘地带、角落与夹缝之间。他们可能是你一辈子看不惯的邻居,也可能是你一辈子看不起的下等人。但他们在一首首不动声色的歌中,扮演了一个个令人心惊肉跳的降调。《凡人的告白书》(1988)、《马兰姑娘》(1990)、《如风的少年》(1991)、《无神论者的悲歌》(1991)、《西门浪子》(1992)、《孤寂的兵》(1994)、《农夫》(1995)、《再见,阿好婶》(1995)、《疯子》(1995)、《老嬉皮》(1997)、《细汉仔》(1998)、《老麻的私事》(2000)、《活该你是单身汉》(2001)、《大头日记》(2001)、《塔里的男孩》(2005)、《阿草》(2007)、《骗子》(2008)。这个训练有素的下流社会,是一部限量发行的心灵史。

4.夜的一年年浸泡,让他学会生活

长年累月关于夜晚主题的作品,让我们发现陈升是一个对夜生活有充足发言权的人。《夜》(1988)、《子夜二时,你做什么》(1989)、《夜奔》(1990)、《北京一夜》(1992)、《夜袭》(1994)、《夜II》(1994)、《流星小夜曲》(1998)、《晚安母亲》(2000)。《最后一盏灯》照亮的是没有人迹的冷夜里哭泣到天明;《害怕》(1995)因为怕黑所以在黑夜里不假思索的睡去;《不安的年代》(1996)重播了在恶梦中惊醒的一个个夜;《给我》(1997)打开了每一个没有你的夜晚;《1989》(2005)故事发生的地点在一首午夜醉人的探戈里;《布考斯基协奏曲》(2006)描写一颗灵魂在布考斯基酒吧夜里的鬼混;《那些跟青春记忆有关的美》(2007)对准了那些暗夜里来的旅人。

5.他的歌流在土地上,这样他就不会迷路了

他对人生长的根是最关注的,所以关于土地和地方关系的歌重复了一年又一年。《乡》(1988)讲述的是忧郁和理由;《温柔的迪化街》(1989)讲述的是1989与1949之间撑着的温柔与安详种种;《达邦!我的乡》(1992)讲述的是人在异乡的迷路;《我爱美丽的宝岛》(1994)《河》(1996)讲述的是黄土地上的爱恋和怒吼;《路口》(1997)讲述的是信仰和幻想;《六份地图》(2000)讲述的是记忆和寻找;《一个人去旅行》讲述的是抛弃和约定;《伦敦废人区》(2005)讲述的是欲望和孤独;《在上海走开》(2006)讲述的是骄傲和梦想;《丽江的春天》讲述的是回家和分别。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934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