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拿得起放得下

升网 10年前 ( 2010-06-18 ) 533 抢沙发

同样是说着城市故事,比起林一峰那种风轻云淡的香港情怀来,陈升要浓烈生猛得多。如果说林一峰是清茶咖啡,陈升绝对算得上老白干之类的了;如果林一峰写的是旅游日志,基本是拍拍照写写字的小资调调,那么陈升是扎根于市井的纪录片,泛黄的影像,还沾着诸如油渍、烟头烫的印记。

这张《P.S. 是的,我在台北。》的开头,用了来自城市的采样,手法普通,没有什么高明之处,甚至不如Cowboy Junkies在《Renmin Park》中的直接,至少我们能透过外国友人透视自身生活。《市民 § 引子》甚至弱化了人声,在若有若无的、忧伤的号声中,《拿起来放下》款款登场。

陈升讲了好多的城市故事,《拿起来放下》里说了冷漠、热情、虚伪,也探讨了道德的种种可能,像是碎碎念叨一般,也在一定程度上摒弃了旋律和唱法的考究。有一条单一的基调作为背景存在,不离不弃。随后各种生活的存在,便一股脑齐齐涌上来。据不完全统计,《拿起来放下》有将近九百字的歌词,接下来的《食蚁兽》也有近六百字,将事情掰碎了细细道来或是扭曲婉转了来说,陈升都到了一个境界。

不过,在几近神经质的《自以为…是忧郁症 § 音乐绿洲》面前,这些都不算什么。歌曲一开始营造的缓慢意境,会让人以为这是首淡雅的小曲,却不想陈升的声音一出,几乎让人一惊,那种抽搐和挣扎就和歌名不谋而合了。

另外,陈升高呼了两次“万岁”,《老鼠万岁》是一个政治暗喻,《巴西万岁》也并非如字面所显示的那般,所有熬夜的升哥迷加球迷们要想找到一丁点的安慰,恐怕要失望了。不过,只要能跟准里面的桑巴格调,还是可以扭扭电动臀的。

专辑里前前后后的歌名对照也格外有趣,《哥哥是英雄》对《妹妹》,前者说了一个离奇、变态的“奋斗”故事;后者属于一段爱情往事,“这样的深夜妳睡了没”一句,有可能在下半年度被各位文艺青年拿来引用。早前的《自以为…是忧郁症 § 音乐绿洲》对应《自以为…没大头症 § 音乐天堂路》,还是延续了那种深邃的呢喃声,歌词有点无厘头,特别是在古筝陡然跃起的音乐声中。

这种黑色幽默,被陈升玩得越来越大。看看《读书的人》吧,英文加中文的混搭,以及有一搭没一搭的跳跃,基本可以让调查者放弃歌词的深层含义了,或许它就如表面这般直白;《来去厦门电头毛》则难免破坏了大多数人对厦门的幻想。

倒数第二首《二十年以前》,有点沉重。先前的插科打诨、嬉笑怒骂,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想此时升哥或是要告诉大家:我们都敌不过时间,也终究会随它们而去。于是,《小市民 § 终了》的意义就不言而喻了。

作者:五摆五折   来源:腾讯娱乐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3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