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一座城市的私人体验笔记---陈升《P.S.是的我在台北》

升网 10年前 ( 2010-07-26 ) 479 抢沙发

最近比较多接触到人性以及社会生活的阴暗面,所以有些感觉城市生活过于坚硬。就像昨天跟一好朋友聊天,他好歹也是处级干部公务员,自己也在外面做一些生意,身家算得上富裕,可他总觉得自己的空虚与乏味,每天都是无所事事,先是沉迷于麻将与夜总会,如今却沾上了不该沾的东西,望着其越发干瘦的身材,都不知道该怎样劝他 。在一个急速城市化的年代,台北所经历过的变化,也许正我们即将要开始的。很多世代的、传统的乡间美好因为人流、物流被重重地甩在某个陌生的城市柏油马路上,太阳晒不出金灿灿的收获,只有一脸的黝黑与无奈。

      言归正传,陈升最近出新专辑了----《P.S.是的,我在台北。》说起台北,相信很多内地的朋友和我一样,对于台北街头的体验大概是电影一闪而过的黄色出租车,是孟庭苇低吟着的多雨冬季,是动力火车悲怆呐喊着的忠孝东路,牯岭街小巷里穿着学生制服的国中生。于是台北在我的印象里面是一个悲情且顽强的城市,像开在世俗里面的花朵,不似大雅,不似无名,艳艳的,随风摆动着,被边缘了但却仍然过得自己鲜活的日子。陈升的《P.S.是的,我在台北。》同样以多棱的角度展示了那个生生不息的城市林林总总。相对于局外人而言,生活在其间里面的人大概会有更深一点的感触,可是生活本身不是放在世界任何一个角度都大抵相似的。住在“弟宝”的老鼠与你我之间的“蚁族”放在任何的世代里都是相对立的两面。
 
     六张犁,一个地名,出现在陈升的专辑里面,如同很多类似的名字一样,也许会有一天随着农耕社会一并消失,随之消失的还有很多世代的期望与平静。流火七月,相信每年的这个时候会有会更多新鲜的血液涌进陌生的城市,上海、北京或者台北,职场的新鲜人,怀抱最大的梦想,拿最低的薪水,在被生计的打磨成不坏之躯之前,每一个鲜活的个体都是这个城市最温柔的部分,他们会以私人的体难去察看楼宇丛林里面的世态人情,冷漠的报以微笑,悲苦的报以努力,然后呢?然后也许会随着城市一并坚硬,也许会如同升哥一样继续温柔。

     这张唱片给我的总体印象就是好像它不该属于这个年代,在如今偶像歌手当道的时代里,此唱片仍然摆出一副以九十年代的传统来死撑的场面,而就整张专辑的概念而言,更像是一个人关于一座城市的私人体验笔记。这样的作品,大概只有陈升,亦唯有陈升可以做得出来。在众多歌手纷纷离开滚石之后,陈升仍然在,陈升的旋律仍然信马由缰地低吟着似乎比别人慢了一拍或者两拍的生活态度。在一个讲究市场和销量的年代里面,滚石能够给予陈升的也许不是更多可以用的资源,而是更大程度的创作自由度。这一点通常也是这个年纪的艺人可以抵达的层次。

作者:蜀山   来源:蜀山的博客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7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