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辨认着“桂花陈”的芬芳,细数岁月沧桑

升网 13年前 ( 2007-08-26 ) 803 抢沙发

与陈升邂逅,是几年前的中秋节,我刚到北京不久。几个外乡人蜷缩蜗居,把酒乡愁,听歌纵情。很快,啤酒告罄,而醉意迟迟不来。一哥们儿去小卖部买来果酒“桂花陈”。

  开瓶倒酒,继续交杯换盏。录音机里一个陌生的男声慵懒地低吟浅唱。“……不要像顽皮的孩子,老说为我唱情歌;常常我一个人在夜里,担心迷失我自己;而原来我是一个爱四处游荡的人;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停住了;你是否就离开我……”

  他就是陈升。

  那个夜晚,我们终于把自己搞醉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录音机还在走着。几年之后,朋友再聚,提到最多的还是那个中秋节,陈升,桂花陈。我得承认,我知道陈升的时间太晚了,当他们随着音乐一起撕心裂肺地合唱时,我只能呆呆地辨认歌词,然后下意识地抿一大口酒。我知道,那里面有些东西打击了我,在白天,无酒精状态下我掩饰得很好的情绪,在那个时候背叛了我,并且夸张地放大,猛地袭来。

  那情绪是叫伤感吗?

  早已经过了无缘故地独自流泪的年纪了,我以为我已经做到了把私人化情绪妥帖处理,乔装隐藏了。可是后来,在街上或者室内,听到陈升的歌,就忍不住想把自己缩成一团,忍不住想收拾一下突然涌上心头的委屈和无助。

  陈升,这个不修边幅,市井之相的老男人,有着小儿无赖似的嬉笑,恣意率性的哀嚎,敏感而浪漫,反叛但不决绝。在他的歌曲里,你能找到如酒般的青春,像茶一样的中年。这些歌曲很容易让离家在外的游子、或者刻意漂泊的心灵主动投降,积极地浸泡其中,而无力自拔。

  如果这算一种不坚强,也许是因为不曾忘记受过的伤。那些渐次消褪的理想和时光,如今变成碌碌之后的赘肉,变成一日三餐之后的空虚和惊慌。陈升所表白的生活,让我在买醉的深夜记得回家的路;陈升所歌颂的爱情,让我在孤独的时候能够破涕而笑;而陈升吟唱的流浪,让我在离家之后学会感动和思念。

  当上路变成一句口号,爱情在火车的鸣叫中偃旗息鼓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不再用挥手象征告别。人到三十恨情歌,却还是忍不住在陈升那些缠绵悱恻的歌曲中,辨认着“桂花陈”的芬芳,细数着岁月的沧桑。还是不甘心啊。(作者:李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0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