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陶罐一样的陈升

升网 11年前 ( 2009-02-28 ) 625 抢沙发

是的,已经有很多人写过陈升、说过陈升、喜爱陈升了,然而我还是极想说出的,陈升是我的音乐情人,陈升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女子的陈升。这是陈升所不知道的。

  他的外貌是朴素而平凡的,他的立场也是如此。他不是自命高贵的有着良好切割闪耀光芒的的钻石,不是精致光滑的瓷器,也不是大肆鼓躁你的耳膜的尖厉的金属,当然也不是那些透明浅薄的玻璃,他是独有的这一个,一个由泥土烧制的陶罐,稍稍有些粗砺,带着丰盈的生命的质感,带着泥土所亲近的阳光和风,引起我内心不可扼止的和鸣。

  他是躲在五十米深蓝处的一个男人,永远那样的温和的微笑着,说不出是喜悦还是感伤,招牌一样晃着让人学不出来的调子,口琴,是在黑黑的夜里吹出来的吧,让人在黑黑的夜里听,有时有点女生的和声,不标准的国语,参差不齐的歌词,中文与英文夹杂,貌似自由散漫,细看那样的句子绝对不是你我能写出来的。他只穿行在人群中,说自己的感受,讲一讲自己的故事,这样自我的人,才能执拗的走入一个人的内心吧?譬如我早已深深地折服。

  听他的歌,有你从未在别人的歌里感受到的悸动,完全是一种很自我的享爱,也不像听别人的歌那样向别人说的清,真的是魔鬼情诗。他向你说他的温柔的想法,流淌的忧伤,却在不经意中说中你的心事,触动你的内心柔软不易被触摸的一隅。“因为有心,所以才有秘密,然而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些痛楚。”

  他的感伤,不是那种都市里的无聊寂寞空虚,是因为真实、深切而执着地爱着。没有被污染的爱情。“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地喜欢,因为有你,等待也变得温暖;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地悲伤,在你心中,我还没有名字”。

  “阳台上住着的薄荷草,一早醒来它就迎着光,如果会说话,我想他会说,这样的天气只能思念人。”很奇怪,听到这里,你不得不像他一样去思念人。“给你写了封长信,而我的邮差是火,绿色的火焰中,又一次嘲笑自己。”这样的话,也会让人想起自己苦涩的自嘲吧?

   一切终将化为泥土,生与死、种子与生命、远古的太阳、原生质等等,全都融在泥土里。他的歌里有爸爸姑姑,有细汉仔、有咸鱼有大肥猫,有哭有笑,有平静或不平静的叙述平凡人的沉默或呐喊,然而这些都仿佛沉淀过了,不是浮躁的,他热爱这些欢迎这些,因为这些都丰富他生命的滋味。他的歌里真的什么都有,酸甜苦辣咸淡以及其他种种,任贤齐唱过陈升的歌,然而是徒劳的,不如不唱,陈升的歌只有他率性恣意的一副腔调才表达的出,是在纷纷的红尘中行吟的陈升才有的。他是我的心底的情人,想他时就静静地听他的歌声。

   他是一个盛满了水的陶罐,陶罐里盛着水,那是一个女人从远处汲来的生命之水,在陈升的陶罐里。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25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