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你黄粱一梦已快五十

升网 12年前 ( 2008-08-26 ) 573 抢沙发

写在前面:
    最早听到阿升的这张Ep是一衣小姐在虾米音乐上推荐的,那已经是数个礼拜之前的事了。一衣小姐给我推荐时的兴奋在她的言词中已经显而易见。
    
    陈升:你黄粱一梦已快五十   文/三木
    
    我一直很想写写升哥,但是一直迟迟不敢动笔。时间久了,我也就渐渐把仅有的一点勇气也淡化了,于是,很久之后,我只是很单纯的听他的音乐,已经完全没有了给升哥写点文字的欲望和冲动。
    
    从一九八八年《拥挤的乐园》到当下的二零零八,不经意间已经二十年。二十年的音乐旅程,仿佛就是一首淡淡的诗歌,在浅浅吟唱的间隙中已经恍惚又是一年。陈升也从当年那个而立的年轻小伙子慢慢的走向了一个接近五十岁的“老头子”。
    
    上个世纪70年代,胡德夫,李双泽,杨弦,杨祖珺等一大批优秀的音乐人掀起了台湾轰轰烈烈的“民歌运动”,他们开始唱属于自己的歌,我们之后听到的胡德夫的《匆匆》其中的曲目大都是在那个年代完成的。一直到80年代初期,民歌运动的声势因为种种政治原因开始淡化,“民歌”也成为了一个历史性的词汇。当然也正是民歌运动的积淀,80年代,台湾的流行音乐开始逐渐走上了繁盛的时期,当年的“滚石”唱片也是红透音乐领域,也正是在这个年代,许多优秀的音乐人开始用自己的声音传递感情,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期应该是港台音乐的繁盛时期,潘越云,齐豫,张艾嘉,罗大佑,苏芮,林强,黄舒骏,陈升等一大批才子佳人开始了和70年代截然不同的音乐旅程。也正是在那一时期的88年,我们听到了陈升的第一张唱片《拥挤的乐园》。
    
    《拥挤的乐园》唱片封面上几个显赫的字远远大过了陈升的脸,封面上的陈升留着80年底典型的发型,微笑的很是灿烂,似乎也是应征了“乐园”二字。也正是从这里开始,我们再也无法拒绝台湾乐坛上这个历经沧桑,厚实饱满,洒脱自由的声音。在我看来,升哥一直到05年《鱼说》之前的唱片都是经典的,即便不能如数家珍每张唱片中的曲目,但是总是会有那么几首歌能动容到让人落泪。《放肆的情人》中的《最后一次温柔》,《贪婪之歌》中的《然而》,《私奔》中已经极度著名的《把悲伤留给自己》,《别让我哭》中的同名歌曲,《六月》中的《蘑菇蘑菇》,以及《风筝》,《二十岁的眼泪》,《不再让你孤单》,诸如此类,这些音乐每次在我的耳边响起,我都会神伤到无以自拔。我不晓得升哥的音乐里有着怎样的魔力,我只是知道,我去听了,就仿佛感染上了毒瘾,于是,便一发不可收拾,却又心甘情愿。
    
    陈升的音乐是洒脱的,他的唱腔没有丝毫的学院派,更谈不上四平八稳,但强烈的辨识度和厚实感让我每次听着都觉得分外的安心,以至于,让我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就陪伴我的周遭,不曾远离。半袖曾经在南京的一家酒吧看过陈升的一场音乐会,她写的文字大抵是这个样子,说“陈升穿的是那种在摊上便能买到了几十块钱的T恤,一首歌接着一首唱,唱累了就用毛巾擦擦汗,他们就跪在地上安静的升哥”。我想,这短短的描述,似乎就正是陈升性格最好的写照,他不矫情,不造作,不勉强,他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一如这样洒脱而自由的唱歌,没有任何的噱头,一旦他想唱了,你连“安可”都不必高喊。他就是如此的性情男子,正如同他唱得那样“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假装生命中没有你”。
    
    陈升的声音是独特的,不管是男人和女人都为之着迷,他唱情歌,仿佛能唱出爱情中的沧桑,但似乎又看透其中的分分合合,洒脱到“既然爱了,那就爱吧”,或者“既然不再有爱,那就不要再爱”,这是一种直接并且没有任何商量的义正言辞。那天,采访奶茶和升哥的节目上,侯佩岑说,“升哥就是有这样的魅力,只要他一说话就觉得他说得都是对的,自己就很想哭”。而我想,这或许真的就是陈阿升自身的影响力吧,他的感染力不像摇滚那样的嘶声力竭,又不像小情歌那样的缠绵悱恻,他只要轻轻的开口“我是一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全场的观众都为之落泪。而事实是,那天,我也哭了。奇怪的是,事后,我在想自己怎么会如此的没出息,为何就黯然落泪,但是,却一直都找不到一个恰如其分的原因。是的,我是被这个男人的声音征服了。
    
    我是不敢多听陈哥的,听过了会让自己觉得无所适从。我在冬天听他音乐的概率比任何一个季节都多。听的最多的,自然还是陈升的一些老唱片的音乐,他在《鱼说》之后的唱片,我只是淡淡的听了一遍便很少去触碰,不晓得是升哥的音乐变化了让残笨的我难以接受,还是我的审音能力开始退化了而浪费了这些优秀的音乐。不管怎样,我还是那么感谢陈升,用自己的声音带给我如此之多的感动,并且在今天的夜晚有勇气去写下这么多的文字。2008年,陈升发行了这张Ep《我的1988》,虽然只是一张Ep,但是却是20年来辛酸苦辣的集合。他唱《黄粱一梦二十年》,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我们听到了升哥的喃喃自语;他唱《拥挤的乐》,自己第一张唱片的第一首同名,自然是有着无与伦比的感情,他选择了Live版,我们听的很尽兴;他唱《骗子》,但我们知道,这二十年一直都是一个美丽的乐园。
    
    这就是陈阿升,他从遥远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给了我们感动,于是这种感动便一年又一年的延续,这一续就是二十年。我们感谢这二十年的声音,当我们某天开始知道自己也可能从当年的而立走向接近五十的年岁时,我们还是可以听着他的音乐,唱着《把悲伤留给自己》的瞬间,淡淡的说“我想我会忍住悲伤,假装生命中没有你”。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7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