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在音乐中发酵,在红酒中冒泡----老男孩“升哥”

升网 11年前 ( 2009-02-26 ) 609 抢沙发
我们怎么啦?人都不见了!
我们怎么啦?话都不讲了!
我们怎么啦?钱都不见了!
我们怎么啦?梦都结束了!
我们怎么啦?怎么啦?
十万个为什么都靠不住了!

2008年12月31日-2009年1月1日,陈升连续第十五年举办跨年演唱会,今年主题为“我们怎么啦”。就像小引说的,我们当天是身在杭州,心在台北。

现在我不断得翻看陈升过去的故事,这个在我们记忆中没有年轻相貌的老男人,一直被我们认为40岁的老男孩,其实已经不再是40岁,而是50岁了。虽然这个已经是我们父辈级的年龄,但是我们看着他依旧有种无法抵挡的爱意涌现,甚至有忍不住想捏捏他这老脸的冲动。50岁了,可好像才刚刚摆脱婴儿肥。他有些智障般说话的语气,轻挑起的倒挂眉毛,特殊的唱腔,都是无法复制,不可模仿的。

陈升爱生活,爱音乐,爱女人,也爱酒。


我想倒过来,从酒说起。

升哥爱酒,可是在我的印象中,他的歌并没有涉及到关于酒的词,没像周云蓬那样,唱出“我不要清醒的水,我只要晕眩的酒”。可是升哥却似乎是达到了这歌词里的意境。开心的时候喝酒,不开心的时候也要喝酒。

1999年,台湾地震过后,升哥正在国外,他坐在公园的凉椅上一直在想这个事情,前面有几只鸽子跳来跳去,觉得就快要撑不下去了,不是只有想家,是整个人生的问题,他觉得当时甚至可以解释成,会在欧洲的某一个他觉得适当的地方自杀,或者抛弃一切,重来之类的。录完音他就跑到法国、荷兰、德国、意大利,转了一圈。差不多一整个月他每天都在做同样的事情,晚上找一个地方喝酒,醒过来之后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之后在醉酒中有了《晚安母亲》

我想起《本命年》里的歌词,“醒来发现我倒卧在杭州解放路边,斜对街的是熟悉的永和豆浆,我还以为我已经回到了台北”从此,我路过永和豆浆,都会期待会不会踩到一个醉倒的老顽童。

40岁生日那天,他在圣米兰大教堂前面提了一手啤酒,旁边有一堆醉汉,醒来的时候是被警察叫起来的,因为要扫街了。

围绕着陈升关于酒的代名词是醉,可是陈升一定是懂得酒的,了解酒的。只不过他一定也是觉得酒应该完成它最初的使命,使人快乐或者彻底的悲伤。品酒对他来说,或许太约束,太教条了。

青春的陈升是什么样貌,很难想象,如同陈升爱上一个女人。他说写那么多情歌不一定要尝试很多的爱情,只要一段刻骨铭心的就够了,可以分解出许多细节,成就许多情歌。也许那个人是升嫂。但是呀,陈升这样会和自己私奔的流浪汉不是应该有许多情人的吗?他是风筝,他的线被升嫂拽着,可是他不是应该会胡乱飞的吗?

升哥爱别的东西太多了,他分不出太多感情来爱女人了。我断定刘若英爱他爱那么多年,可是他对她,只有疼爱吧,有时候甚至是狠心冷漠的。

《桃色蛋白质》里奶茶为他几乎哭了一整集,主持人问他“你喜欢奶茶吗?”他回答“你神经病啊,我不喜欢她,干吗为她做那么多事啊。”虽然是回答着喜欢,但是,那个气场还是告诉我们,他不爱她的。奶茶痴痴单恋那么多年,在最困难最想家最无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他,他却让她快点飞离他身边。刘若英是奶茶的话,陈升是红酒啊,他们不会在一起,红酒有它的骄傲和固执,它不是完全的冰冷,但是那个任性的恒定温度比冰冷还要可怕。

也因为这样,会有更多的人爱陈升,女人都希望拥有陈升那样的温暖怀抱,男人都希望自己成为陈升。

陈升的歌是什么颜色的?

忧郁的深蓝吧。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有一个热爱陈升的创意总监,他每天开着陈升的音乐,然后我被一首《关于男人》打动,开始成服于升哥的牛仔裤下。

他的歌更多弥漫的是中年男子的寂寞和忧伤,轻描淡写地调侃着人世的无情与人生的无奈,用最平淡平凡的言语将人在不知不觉中打动,触动往往是人心灵最柔软的地方。

他写的歌之所以动人,是因为真实,《丽江的春天》一定出自丽江,《one night in 北京》按照他的说法就是在百花深处胡同的录音棚录音,喝多了醒来,惊呼“我怎么会在北京”。

他绝不是会在案台前摊开簿子说今天我要写歌的人。

升哥在张艾嘉的《20,30,40》里客串,即便演唱的是最通俗的《把悲伤留给自己》,可仅仅这一个出场便引来了整本电影的高潮,现场魅力不可抵挡。

后来我在一个小酒吧遇到一位歌手,他把升哥的《然而》唱得很动听。给我听《最后一盏灯》的独白版。像谁说过的,有多少女人被陈升最后那句几乎快破音的假音所击中啊。

如果升哥会来我们的城市演唱,我会帮他在每位观众的凳子下面放好红酒。

升哥,来杭州吧。

陈升在一次采访中说了一段话:“我觉得这可能和内地整个的教育水平有关,很多年轻朋友们突然觉得需要得到一个自我,急于去寻找我跟这个社会到底是什么关系;或者我要卡在什么地方;我不赚钱,不当商人的话,怎么赢?我觉得绮贞、张悬写出来的就是这种东西,简单地说就是要提高自己吧。”

“我不赚钱,不当商人的话,怎么赢”这几个字,看得我都快哭了。

因为在“西藏自由”演唱会登台演出而被大陆拉入黑名单的台湾歌手所看到的大陆年轻人,比我们自己看到得更为精准。以这样简单的几句话说出我们迷惑已久的事实,是政策的悲哀和我们无法看到陈升演出的惋惜。

“流浪,就是走自己的路。”这是陈升的坚持,无论是对音乐对梦想或是生活。“No Excuse”是他对人生的态度。在自己的路上坚定得走下去,让自己最后能说一句,我从来没有向这个庸俗的世界低过头。

2002年飞来横祸,升哥被打,在医院躺了半年之后,他的右手不能再弹奏和弦,可是他取消了对凶手的控诉。“我不能说我不怪你或我不恨你,但我要去过我自己的人生”

这是我所欣赏和正在执行的人生观,一切于复仇有关的事情不能改变已受的伤害,反而会毁了自己之后的人生。这个世界,不是让那些令我们受伤的人过得差了,痛苦了,我们就赢了。

我们应该认真过自己的人生。也放别人去过他的人生。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面对着升哥,这句诗的意思更深入我心。往事不堪回首,未来的一切还要面对,升哥的人生道理仅于此,需慢慢领会,且与升哥尽了这杯酒。

这就是我的老男孩升哥,
是个用心去体会世界,用感情写作,用生命演唱的升哥。
是个吃鲁肉饭,发现米粒很模糊,就会恐惧自己的改变的升哥。

是个永远长不大,一直在玩的升哥。
是个教我们要好好活着的升哥。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0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