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升歌一夜(记陈升“海边的妹妹”歌友会)

升网 10年前 ( 2010-07-09 ) 807 抢沙发

和《海边的妹妹》陈升青岛歌友会不期而遇,心里不是不感慨的。这场演唱会,一直听说一直也没有任何期望,我是理性的歌迷,即便一年你只来一两次,我也不至于大老远来看你。真想见,自然能见到。因为特殊原因滞留青岛,找电视台的哥们要了票子,在青岛音乐厅,听陈升。

媒体可以提早进场,我得座位在倒数第二排靠边,这恰巧是我去电影院购票的习惯。舞台上一直在调灯光,陆续进场的观众开始一轮又一轮地欢呼,我不清楚他们欢呼的点在哪里,彼时,陈升根本还没出现。
  

    青岛音乐厅一共17排,前排票价380,后排票价280,还有像我这样的混子以及还有空座位。。舞美灯光不好在情理之中。舞台很简单,所以叫歌友会。也对,陈升的演唱会,闭眼也能听。

    电视台的一个编导跟我说:这个活动我可来可不来,但陈升是我偶像,所以我来了。我心里想:原来是个文艺青年。报社的一个陌生人,拿着一个本子坐在我旁边,问我:你是他的忠实歌迷么?我都不知道他有哪些经典作品。我心一囧,这样的票子放在你手里,真是作废。无奈毕竟对方是媒体,没准哪天还得有发稿需求,恭敬地递上名片,多谢指教。陈升要是知道有我这样假的歌迷,应该并不高兴吧。

   陈升登台,台下掌声欢呼声起伏。他并没有介绍自己,巨星何须自我介绍。他介绍了乐团的每一个人。花衬衫,瘦腿裤,板鞋,黑皮带,要带后面一如既往地别一条白色毛巾。第一首歌,《不再让你孤单》,心水。(第二天,视陈升为偶像的电视台编导托他的朋友发短信问我,第一首歌叫什么名字,我才知道,伪文艺青年何其多。)自此,很久我都没有拿起相机,我就缩在我的那个座位上,静静地听,轻轻地唱。陈升唱《恨情歌》的时候,我鼻子一酸,落泪的戏码上演。电视台的朋友问我哭的点在哪里,我也回答不上来,大概你看一场演唱会,听到你会的歌,基本都有落泪的可能吧。

   《20岁的眼泪》我却没哭,但我坚持跟着唱完,很好,我记得歌词。
 

   对于陈升来说,没有不能唱的场子。即便是到这个时间,音响问题还是非常大,陈升开始绕圈子避免音响的嚣叫。台下的观众怒了,喊着调整音响。但面对巨星的演唱会,我第一次没有听到有人喊退票。都是忠实歌迷,都知道跟陈升不过一年一会,大家都很珍惜。

   陈升上演了脱鞋的戏码,光脚唱歌是很幸福的意思。我的朋友惊呼陈升其实很瘦,也是,电视画面实在是太有欺骗性了。

   我中间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座发现我的朋友不见了。后来才知道,从《不再让你孤单》他就已经崩溃,泪流满面,人心里有事的时候,随便一首有点情绪的歌就能让人决堤。他跑到海边吹吹风,泪干了,再回来,中场休息已过,下半场开始。 

   我胆子大了起来,跑到第一排的过道拍照,换了一个乐手,他们玩得很HIGH。但很明显,只有陈升的话筒时响的。跟他一起唱《牡丹亭外》和《北京一夜》的小姑娘,喊破了喉咙,坐在后排的我们除了能看见女声的嘴型,基本上还是在看陈升的独唱。不过总没有原唱的味道,所以并不遗憾。

听歌这么些年,我过了疯狂的年纪,对于陈升,我更愿意安静地听。跑到前排匆匆按几下快门,回到座位继续听歌。听《狗脸的岁月》,再次鼻酸,陈升的歌,我以前在节目里也是播的,为什么以前就没哭过呢?看来,还是气场的原因。你融入某个环境,听歌的感受确实不一样。

据说去年他在舞台上喝的是红酒,今年他说,来青岛必须喝啤酒。我喜欢这样的感觉,他们在舞台上,打开瓶盖,就这么喝了起来。

最后一首歌,陈升问:还有什么没唱。其实有那么多:《思念人之屋》,《明年你还爱我吗》甚至《青鸟日记》……,要把所有歌唱一遍,得好几天吧。陈升选了《六月》,这是2003年我最喜欢的歌。

返场一次,唱《SUMMER》。之后管理员无情地说:不会再返场了,不让唱了。于是老天很配合地让丫在舞台上摔了一跟头。陈升最终出来谢幕,说“明天见”,没有唱歌。虽然,前排的歌迷喊破了喉咙拍红了手。

散场之后,电视台的朋友想带我去陈升去过的青岛文艺地标小咸面馆一坐,但我的时间不允许,在青岛的这个晚上,没有海风没有啤酒,匆匆忙忙,与陈升一会。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VERYCD上有了两张唱片的种子:《布鲁塞尔的音乐故事》《无言的山丘音乐原著》。陈升的专辑,以前没听过。

作者:能言堂   来源:能言堂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07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