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夏季十大文艺陈升独占鳌头

升网 10年前 ( 2010-07-19 ) 560 抢沙发

近日,华语音乐传媒大奖2010年夏季十大专辑出炉,乐坛老顽童陳昇凭新专辑《P.S.是的,我在台北》力压万芳、魏如萱、周笔畅等一众才女荣登榜首。内地音乐人在此次评选中有6位上榜,成为今季最大惊喜,无论是新老超女,还是独立乐队,或是黄龄那样重新出发的主流歌手,他们的集体井喷都令人对今年的内地乐坛充满期待。


综述:这个夏天入围的十张唱片都散发着浓郁的文艺气息,犹如38℃高温闷暑下沁来的一丝微凉。已经愈发自我的升哥,再次以其戏谑式的讽世双碟成为两岸三地评委的首选。和他同源自滚石的万芳,八年磨一剑的《我们不要伤心了》同样煨出“文青始祖”的真味。


但更能代表当下的是魏如萱,《优雅的刺猬》和芭贝里小说之间有何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终于可以看到独立歌手开始在“小清新”外所呈现出的新鲜,陈建骐赋予她就如雷光夏的OST新碟名字,《她的改变》——同样已成为文艺青年信心保证的雷和BIT sound此番合作不在于改变而在其细腻和丰富——就像登陆台北的周笔畅所呈现的那样,《I,鱼,光,镜》固然弥漫着复古香氛,但师承陈珊妮所启悟的独立与知性并举的气质才是周得以和万、魏比肩的钥匙所在。


从台北至上海、北京,你可以像雷光夏这样雅,也可以像黄龄这样“骚”,转音歌姬其实最“特别”的不是台腔而是吴侬,民谣歌手赵照最打动人的还是他的“大经厂”胡同。内地歌手不一定都能如台北的卡夫卡那样有自己的左岸渊源,但你可以像窦唯那样数十年如一日坚持自己的“不一样”,可以没有甜梅号,却有自己的惘闻。L&R?左或右?改变或是坚持?重要的不是谭维维变成谭某某,而是不屈的石头在歌唱。(邮差)


陈升《P.S.是的,我在台北》

這是陳昇這幾年最具企圖心的專輯,或許因為這是關於他所深愛的這個城市:台北。他是如此認真地在這裡生活:他知道台北最好吃好玩好看的地方,他總是細膩地觀察身邊的台北人,關注他們的故事。現在,他總算為他們、為自己寫下一張專輯:《P.S.是的,我在台北》。專輯的音樂並沒有太大突破,但在活潑與憂傷的旋律之間,在陳昇細膩幽默的歌詞之間,我們確實聽到了台北的喧嘩與孤獨。(张铁志)


万芳《我们不要伤心了》

《我们不要伤心了》从企划到歌曲的概念都保留了万芳那种传承自民歌时期、滚石时代的文艺气质,只是在歌曲的编曲上更注重层次感。专辑整体的概念围绕“我们不要伤心了”展开,专辑内的歌曲也贯彻了这一主题,除了何欣穗的作品《Don’t wanna be》个人烙印明显,在专辑中略显有些突兀外,所有的歌曲风格都很统一,统一到甚至将歌名连起来都能成为主题最完整的阐述。值得一提的是吉他手大竹研的加入使编曲中吉他部分的表现增色不少。


其实专辑的主题并不是一个很大格局的概念、不是拯救时代的英雄赞歌、也没有流露出八年未发片的企图心,但从歌曲的编排、编曲都可以听出,这些东西是花了不少时间去打磨过的,是心情沉淀的作品,是以心换心的作品。在这个文艺几乎成为了贬义词的时代,堪称“文艺女青年始祖”的万芳,依然坚守阵地,并很好的诠释了什么是真文艺、而不矫情。(小娱)


魏如萱《优雅的刺猬》

当2010过了一半时,魏如萱出人意料的为我们带来了一张今年最实验的专辑,她毫不痛惜的遗弃了华语乐坛一众忧郁女生的文艺气质,独自摸索着音乐的神秘感。《我不是数学家》、《外星人爱我》、《你是不会当树吗》、《局部的人》、《我爸的笔》,在这些古怪得近乎不知所云的主题中,魏如萱更自然的向音乐的内部一点点深入着。她不需要去当我们的大众情人,她渴望着去亲近那些被困在变质人生里的一个个问号、省略号或破折号。正因为“你没有答案”,所以“我充满问号”。当万芳幽怨的唱着《她往月亮走》时,魏如萱优雅的在往光亮走。在那只优雅的刺猬身上,一位珍惜思考的歌手看到了什么叫成长。(邱大立)


周笔畅《I,鱼,光,镜》

《I,鱼,光,镜》专辑证明了两大惊喜转变:一是歌迷眼中的“机器猫”摘下眼镜、披上长发、穿上高跟鞋原来也可以很有女人味。顶着毁誉的压力,以四两拨千斤的专心,冒险把情歌唱出了国际味道,文艺精致,朗朗上口,不耽于滥情和口水,通篇细腻审慎且熨帖慰藉;二是一直以毁许巍、李健这样的大陆歌手不倦的金牌大风,在口碑日衰的情况下,舍得花血本,祭出精良的制作、鲜明的企划,证明了自己的求贤若渴、爱才心切的音乐厂牌形象。


周笔畅在一路磨合中,真诚去找自己的最好的歌唱感觉,从声音、形象、概念中寻找切入点,遇见了最好的华语创作班底,最好的陈珊妮和上升期的陈伟,终于让华语流行天后这个词,有了80后接班人选,往昔呆滞、斯文、羞涩的“机器猫”是否有望成为耀眼妩媚的流行巨星,我们拭目以待。(内陆飞鱼)


谭维维《谭某某》

从制作名单上看《谭某某》几乎是北京独立乐队争相浮出水面的作品集,但实际上还是打着高晓松和汪峰两位“领衔制作”的强烈印记。高赋予了谭维维知识分子的孤芳自赏、桀骜不驯,汪外放型的音乐风格则与之前一直处于压抑状态的谭维维一拍即合,两人合作《石头在歌唱》算得上是沉闷的内地流行乐坛2010年上半年第一金曲。而维维也并未流于成为一个传声筒,她用最直接的方式来传递情感,把这几年的积压的情感一股脑儿地宣泄在专辑里头,用自己的生活经历和积淀赋予了高、汪两人作品以自我的诠释与理解,为其注入了自我的灵魂。(小樱)


赵照《大经厂》

无花果乐队主唱赵照将其于北京老胡同“大经厂”的经历及心路浓缩隐喻在他的《大经厂》中。《大经厂》是一张无法完全定义的专辑,民谣之上,有点童谣,有点校园,有点摇滚,有点民族风,也有点实验。


赵照以直接、朴素的音乐挑逗这个浮华、虚伪的社会,以反智回归童真,以自嘲抵达真实。虽然“叛逆民谣”这个被扣上的帽子有点莫名其妙,但在民谣逐渐红火的今日,也是周云蓬、李志、万晓利、刘2、钟立风、小娟等人之外的一个选择。 (慕容小虫)


雷光夏/BIT sound《她的改变》

从技术上来说,这似乎并不是一张复杂的专辑,甚至有点极简主义的味道,因为里面只有那么寥寥两三首歌,让人重温雷光夏声音的吉光片羽。《第36个故事》让人听到希望和阳光的味道,是为电影预告片中那个在咖啡馆里忙碌的桂纶镁打造的主题曲,没有高深的诗朗诵,只有音乐,或深沉、或爵士或跳跃的钢琴,刻画咖啡馆的忙碌或悠闲。制作人和雷光夏似乎也有初次见面的惊喜,有些火花,反而是在迅速的合作中产生的,这也许不是一张有多大改变的专辑,虽然有一个改变的名字,但她保持着一贯的水准,文艺地、朴素地,为期待雷光夏新专辑的人,送上一杯夏日咖啡,封面的插话已经很简洁地勾勒出这张唱片的气息,没有任何多余点缀,纯粹的配乐,这便是一张原声唱片应该完成的工作。而能听到雷光夏真诚的歌声,每多一段,都算是Bonus。一张带有即兴制作随行味道的专辑,虽然不是带着地图的自助旅行,但去到的目的地也恰到好处。(马向新)


黄龄《特别》

当很多人还在探究黄龄是谁的时候,黄龄已经让一些耳尖的歌迷们吃惊了一回。自古英雄又何必过问出处。尽管我们一直都在质疑四大唱片内地分部的眼光,但黄龄还是没有被环球看错,黄龄没有成为华语流行乐坛十年后的遗珠真是值得庆幸。


整张专辑突显着大上海时代的气质,听起来很有年代感。已经被无数人翻玩过的《夜来香》,黄龄的这个版本绝对让人过耳不忘,她在声音上的驾驭能力完全可以令很多内地歌手无法望其项背。《软绵绵》的 Dream Pop式嫁接更似神来之笔。(文:朱尔摩斯)


窦唯/不一样《早春的雨伞》

先锋音乐家带着他们完全不懂先锋音乐的爸爸,进棚录制了这张唱片。窦唯、张荐的即兴实验音乐已经进行了上十年的光景,现在到了这么一个程度:甭管你懂不懂先锋音乐,玩没玩过即兴,只要有他们带,就能现场做出不错的作品。


这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唱片,其美学观、创作方法、即兴原理都打下了鲜明的中国艺术烙印,是中国传统美学的一次新生。


从水平看,这张唱片堪称神品,丝毫不输于此前窦唯、张荐与一批即兴老手作出的最好的作品。它差不多完全褪去了要搞点什么新鲜板眼的实验冲动,而置换进来满室的亲情,父子两代人在一起弄乐的默契与欢乐。(李皖)


惘闻《L&R》

在上一张让人惊喜的人声尝试后,惘闻的第五张专辑《L&R》彻底回归了以传统的三大件为主,以及画龙点睛的诸如手鼓、提琴等乐器的辅助阶段。另一方面,惘闻在旋律和氛围的主体之余,还有着即兴化的有意尝试。意境也好,还是旋律也罢,都没有落于下风。


无论是乐队从专辑里所表达的技术,或是所尝试的方向,都可以看出他们已经将自己和国内的其他后摇滚乐队之间的差距又远远地拉开了一大截。(五摆五折)


票数统计:

陈升 《P.S.是的 我在台北》16

魏如萱 《优雅的刺猬》12

周笔畅 《I,鱼,光,镜》12

万芳 《我们不要伤心了》12

谭维维 《谭某某》11

赵照 《大经厂》10

雷光夏+BIT Sound 《她的改变(第36个故事电影原声音乐大碟)》9

黄龄 《特别》9

窦唯 《早春的雨伞》7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60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