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赤足田边的口琴,隔壁阳台的孤寂——手中的陈升

升网 11年前 ( 2009-10-22 ) 678 抢沙发

赤足田边的口琴,隔壁阳台的孤寂……
  当尘世的硝烟不断的销蚀人的想像力的时候,偶尔触动的神经在经过这样的场景时,该是怎样的浪漫。而这种浪漫对于孩童时也曾赤足田边的我及我的那些兄弟姐妹而言,其远去的脚步已经是毫无停留的希望可言了。于是我们慢慢的也学会了借助一种寄托,抑或说是在寻求另外一种类似的浪漫。
  陈升,在很多的场合,就是这种浪漫的缔造者,确实。
  
  确实有很多这样的人,很难去将他们的相貌和声音作一个直接或者间接的映射,而这其中,看起来有点阳光稚嫩的脸与苍桑多情的声音形成的一种反差,于我而言,第一闪现的应该是陈升吧。
  当中年的大佑拖着苍老的身躯笨拙的奔跑于大大小小的舞台上,当年特立独行作为社会透射标志的墨镜已经变得没有意义的时候,有很多人却愿意在稀落的胡同里高呼他们的爱人同志;当开始步入中年的黄舒骏已经是大腹便便,而难以再展示其年少轻狂的豪情和马不停蹄的忧伤的时候,有很多人只能默默的重温一些仅存的激情,也算是给当年的青春盖上纪念的印戳;而陈升,这个当年被标上华语乐坛不可或缺的音乐三剑客之一的人,现今却依然保持着当年的低调,一如他独特平民声音背后十足普通的脸。这种低调,当面对曾经沉稳现今张狂的大佑,以及曾经张狂现今沉稳的黄舒骏的时候,是总要留下很多浪漫的。而如果你还愿意想像的话,去翻翻一本也许名叫“从三十年前走来……”的书,会发现,在浪漫的这一章节,刻着的两个名字--周治平和陈升。周治平的浪漫在于诗人般的风花雪月,而陈升,则是自古恣意忧伤孤寂并希望的散人般的情怀,不同的是这种情怀总带着点平民般亲和的色彩。
  
  爱情浪漫的极至属于周治平。
  而浪漫蔓延的极至不过陈升。

  这句话有很多人曾经不理解,更甚者现在依然不理解,那么可以告诉你你很幸运的原因就是,如果愿意尝试的话,你将会理解。而如果让某个曾经回归过去的某一个冰点,那么它大概会被定格为1993年左右的夏天。那个年月发生的很多事情,如果不是刻骨铭心,却依然留于脑海,不被格式化的话,这一切只能归纳为神奇。嗯,让我想想吧……爱情开始步入好事多磨的初期的老姐,即将背起行囊开始她的旅程;已经学会拖着眼镜偷偷摸摸看着角落里的女生却不敢说话的我,正走在被称为八九点的太阳照耀的小径上。当那个冰点来临时,爸妈已经前往乐于饭后谈资的地点,耳根清净的我们听着电视上传来的苍老成熟的声音,看到的是一张年轻的脸。而我当时的感觉很简单,这歌难听,对于深受所谓的技巧毒害的我而言,这个人毫无一点演唱技巧而言。唯有老姐在旁边静静的听,似不动声色……
  现在想起来,当年的那个电视台在未被收购以前也许还是叫凤凰卫视;当年的那的个人始终叫陈升;当年的那首歌是至今余味无穷的《把悲伤留给自己》;当年的老姐应该是情至深处的感觉,也许还会蔑视一旁的我,而今已为人妻;而我,在可以掐指而算的经历之后,如果现在你能让我不自嘲的话,那我只能说,“I服了U”。
  如果再把这个冰点往前推的话,时间可以定格到了八十年代。对于那个听惯了黑色幽默的罗大佑年代人们而言,一种无形的社会变革过后,以往抗争的力量变得没有目标,这样的空虚该怎样去填充,在那个年代着着实实成了问题。于是他们发现了一个犹如在隔壁阳台上吹着口琴悠悠轻弹轻唱的男人。略带忧伤的声音,亲和平民的音乐,以及充满散人气质的词作,成了一种标志,甚至偶尔作为点缀的口琴声,也成为津津乐道的模式。社会的抚慰不一定需要一种强大的力量。而如果把陈升的歌词都汇集在一起的话,有人说,那将是珍贵的散人之作。
  
  人的手纹是不是刻着某种永恒不变的东西,我不知道。此刻,我的手中,是一本厚厚的陈升……章节不全,而且不分先后。
  (一)凡人的告白书
  “不优越的心情阿,是属于凡人和悲剧英雄……白天总是忙碌的工作安慰豪迈的自我,夜里曾经感到寂寞,不敢有浪漫的念头……”
  淡淡的汗水渗不透厚厚的大衣,寒风的肆意又怎能阻挡心中热烈的火?于是,我在异乡寒冬的斜阳中感到了温暖,于是,这首歌在2000年的隆冬时常随着我的脚踏板在北京深夜的街头转动,抑或和着我踩着落叶时的声音。
  (二)风筝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所以我将线交你手中,却也不敢飞翔的太远……”
  曾经试着去掐指而数留在脑海的《风筝》,也曾试图去想像在乍暖还冬的早晨,陪着谁仰望蓝天,拉着希望的线。谁是贪玩自由又忧郁的孩子?这些曾经在不经意间还会闪现,因为除了蓝天上飞翔的,还有谁的风筝比得上陈升。
  (三)北京一夜
  “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许多情,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One Night In Beijing,你会留下许多情,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北京的胡同是深邃的,但却永远没有死路,我笃信。穿越这样的悠径,你是否还能看到渐渐久远的古老的四合院门前坐着的雕像,是谁在等待谁的归人?一种古老爱情的等待与执着。
  (四)把悲伤留给自己
  听听这忧伤的口琴吧,我的爱人,如果你执意要背上行囊。然后,你留了下来,我转身离开。行囊的目的地是赤足行走的田边,飘着口琴的林间,没有你。
  (五)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
  不需要理由的事情很多,但不知道哪一天,你可以私奔,和你自己。
  (六)思念人之屋
  一首歌在打动人之前,不会加任何的修饰。而如果你在听第二遍依然不动于衷的话,你真的没有什么好思念的。而我在第一遍的时候,已经着迷。
  发生在阳台上的故事很多。
  ……
  恨情歌,拥挤的乐园,不再让你孤单,十七号省道,冰点,20岁的眼泪……以及若干后面的难以尽诉的章节。
  
  隔壁阳台男子的孤寂该是发生在斜阳照射的傍晚的吧?
  
  说说此刻的一些影像,无关的。儿时的牛车,沟边白色有毒的野喇叭花,斜阳照耀下的金黄稻田,池塘边垂钓老伯的破草帽,雨后漫出的田螺,离城镇20里的崎岖山路,茅屋内渗水的角落,河边嬉戏洗衣的女子……余音缭绕的山歌。赤足与黄土接触的感觉很好。


作者:北风吹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7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