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情黄昏 to 陈升

升网 by:升网 分类:解读 时间:2010/06/03 阅读:55 评论:0

六年前。写下这三个字忽然意识到距离那个日子已经有这么多的岁月飞奔而去。六年前,某女高二。每天晚上,6点准时打开广播,收听音乐广播,主持人叫啸天,主持的节目叫燃情黄昏。两年的时光,就那么每天晚上六点,看着夕阳西下,听着他放各种音乐。幻想自己走在铁路上,笔直通向前方,通向只有日落的未知的世界。

  啸天年轻不再,当时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他在收音机中放出的一首首歌曲,从没有流行之作,从来都是摇滚,或者温情老歌。就在一日日的夕阳之中,认识了这么一个人——“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片头中,有这么一个男声如此诉说着。这个人的声音带着独特的悠长,就好像汽笛,分明已经结束,可是声音随着乐曲的继续,还在耳边回荡。不多不少,只有这一句。不停的猜想,唱这首歌的人是谁。可是啸天却决口不提,或者他从来没有让我猜到,今天,此时会播放那些歌曲。

  “《风筝》,陈升。”站在教室外,抱着胳膊看着一团金银花,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认识。而后旋律响起,到了那一句“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当时真是激动又兴奋,就好像自己意外得到了一个嘉奖,而且是偷偷的窃喜,因为或许并没有人能够知道这个秘密。后来才知道那首《把悲伤留给自己》也是他的作品,相逢恨晚。

  陈升是个深情的温厚男人。或许应该说他是个深情温厚的诗人。他的音乐适合听,不适合唱。因为只有他的声音,才能最好的诠释一首首歌曲。呵呵,每次下笔想要书写对于他的感受,总是感到一种力不从心。对于一首美轮美奂的诗歌,又怎么能用一般的文字给予解释呢,生怕对于歌手本身是种玷污。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所以我将线交你手中,却也不敢飞的太远。不管我随着风飞翔到云间我希望你看得见。就算我偶尔会贪玩迷了路也知道你在等着我。”这首歌到底引得多少人掉下眼泪?记得兔子给我说,她觉得自己是风筝,随着一阵风就会随便飘荡,可是如果一人将绳子的那头牵住,能够召唤她回来也是很美好的事情。一个在天上高高的飞,一个在下面仰视着他所有的美丽,别人都不知道的是,其中微妙的牵绊。遥远或者距离,带着不近不远的情感。天涯咫尺,是不是应该相信心的力量?这首歌是写给升嫂还是写给奶茶的?到底是谁牵着这条线呢?怕你牵挂,所以让你能看见。或许这已经注定了吧。并肩飞翔的毕竟不是牵绳的那人,拿着绳子的,拥有的只是若有若无的想念。他的声音温柔,或许真的是把对方只是当成了一个长不大的人,一个只有一段情的人。live版里,有听众的叫声,不知道是不是她也出场。何必呢。如果只是风筝,还是让他去飞吧。

  “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知道你不再悲伤。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他的音乐很少有过于起伏的旋律。永远是一把吉他,一把口琴,和你坐在一起,深情看着你的眼睛,在耳边轻声吟唱。无风,有月,没有惊叹号,只是说不尽的绵绵情思。然而,然而……心里泛起的是对于过去的种种回忆,也许是从前对于某个人的祝福,或许是在某个离别的时刻,告诉某些人,珍重。时间慢慢的从身旁跨过,日日夜夜,年年岁岁,牵挂会浓会淡,都不知道。只是希望等到未来的某一天,把那些人回忆起来,会听到他们微笑着说,生活的很好。希望等到未来的某一天,收到那些远方的问候,能够真心微笑,我很好。

  相见不如思念。这是谁说的话?一个男人,住在思念人之屋里,还是淡淡的吉他声,淡淡的歌声,淡淡的怀念的声音。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不提寂寞,可是偏偏感到彻底的孤独。梁朝伟在《重庆森林》里对着一棵植物碎碎念,教育毛巾不能因为女主人离开就太伤心。I am living the house of missing you. 有时给自己一个空间,任所有的思绪泛滥,回忆曾经的好,是纠缠的心痛还是放开的微笑?或者只是不咸不淡,想想而已。有时候似乎都受不了这个老男人云淡风轻一样的声音,他似乎很懂,这种平静的味道反而更容易将人带入那种情绪里,沉迷其中,不哭不闹,只是脑海里不停盘旋着他的旋律。 Don`t talk to a dog at raining days. 咖啡,红茶,音乐,雨天。就是需要这些东西,给自己一个角落,躲起来发呆,发霉。

  那次在城市画报,看到他的专访,已经是个略有发福的中年大叔了。纯棉T恤,毫无亮点,没有沧桑,平凡到极点的人。开始有些诧异,不过后来想想,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做出那种音乐吧。笑了笑,于是对于他和升嫂,或者对于奶茶,或者对于他的家庭,不感兴趣。因为个人希望,他就是那个抱着吉他,拿着口琴,轻轻唱歌的男人。

作者:容悲   来源:相逢一笑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bobbychen.cn/blog/?id=514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