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随笔

地球上最快的小孩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时间:2013-1-7 20:50:40   作者:陈升   来源:网络   阅读:439   评论:0
庄头的阿添仔大伯用三轮车改装的娃娃车在圳沟上坡时就停住慢了下来,几个幼稚班小娃娃吓得从铁栏杆里探出头来,远远的望去好象挂在高高的枝梗上的莲雾,只不过这些莲雾头每个脸上都挂着两串蚵仔似的粘糊糊的鼻涕。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是四年某一个班的班长,我们都在糖厂入口转角的理发店,理了个一样的西瓜头。我想他家境应该比较好,他的西瓜头乌黑闪亮的,听说他妈妈都给他吃一种美国来的仙丹,不象我们旧厝庄的这些野孩子,总是营养不良的,每个人都长了个癞痢头。

他的样子真的好神气……又是班长。总是在阿添伯的三轮车娃娃惊呼之前,很快的就跑过我们,帮忙把娃娃车给推上了圳沟桥,也不理会别人感谢的眼神,一语不发的往新厝庄他家的那一条长路跑去…。
他穿了一双新款式的中国强球鞋,我们都知道。戏院口那家百货行柜子上就陈列着一双,虽然没有标价,但我们都知道很贵,偷跑去戏院口看那些叫人很兴奋的明星亲热照时,大家都会都去偷瞄那双陈列着的中国强…。
然后又假装不肖的异口同声的说“难看死了”。
然后心里就会反应起那画面,那个呼着从我们身边跑过的“地球上最快的小孩”就穿着那双一个样式的中国强…。
而我们是营养不良的癞痢头。脚上光突突的什么都没有…
远处云朵象贴在蓝蓝背景片上的棉花糖,只就是这团包住了那团,却永远也不会掉到我嘴巴里。我在紫云英田里跑累了,象个大字一样的躺在凉凉的田里,云朵翻绞着,从米老鼠似的模样变成长颈鹿和大象…
阿添伯的三轮娃娃车要到圳沟桥了,叮当叮当的催着早早放学的路上的小朋友…。他要开始加速冲向上坡的圳沟桥了。

“地球上最快的小孩”一定会在这个时候从很多小朋友中间冲出来赶上娃娃车推他上圳沟桥…。
我从紫云英田里伸个懒腰缓缓的站了起来,路的那头“地球上最快的小孩”后面跟着一堆癞痢头飞快的起哄的跑着…。那些年“地球上最快的小孩”总是在学校许多的班级体育竞赛里胜出,长的出色,又是班长,虽然他总是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朋友似的。他的级任老师,是一个听说体罚手段极为狠毒的母夜叉,在一个班际体育比赛结束时,抚着他乌黑亮丽的西瓜头说“你真是地球上最快的小孩…。”他们班上的同学都听见了,就去跟别人讲,于是我们都知道了,我们这个乡下学校有一个“全地球上最快的小孩…。”
我们每天都看着他冲出小朋友群中去帮忙推了阿添伯的娃娃车,就更相信他是“地球上最快的小孩”没有人会怀疑地球上还有什么小孩能够跑得比他快了。
听说那天他被拉住绊倒在地上,被一群癞痢头痛殴一顿之后,只是红着眼眶从地上爬了起来,就背着书包慢慢的往新厝庄他家那条长路走去。
也只是听说那天追赶着跑过“地球上最快的小孩”的小朋友还有好几个,而参与殴打的就说不清了,好象没鞋穿的癞痢头都参加了。
我去问我那个跟歌星同名同姓的同学说“喂!刘福助!你那天有没有打地球上最快的小孩”他很警觉的回我话说“我有跑赢他啦!他自己跌倒的”…
阿添伯的三轮车娃娃车,后来大概是卖给了隔壁村的那个牵猪哥的,那只常常看见被赶着走的猪哥,坐在娃娃车里探出头来,流着泡泡涎的样子叫人看了心生嫌恶,小小的我实在也无法具体的形容那象是什么了。
娃娃车总是超载,猪哥只有一只,猪哥就被那个隔村的人载着到处去欺侮母猪。
阿添仔伯,听说不拉车之后就死了,我想像中就跟那些黄昏时从紫云英田里走回来的那些乡亲一样,不管熟与不熟,老了死了就在一阵鼓吹声中,被抬去比紫云英田更远的田里给埋了。
有一天,我也会去牵猪哥,或拉娃娃车,去做他们在做的事,然后,也老了!
娃娃车在几次上不了圳沟桥的坡陡之后变成了一台面包车,娃娃们塞在里面,看不见他们红通通象莲雾一样的脸。
好象没有很久,就在毕业之前的样子,学校有一个表扬会,胡子花白的校长在广播里兴奋的说“我们学校的同学,是‘地球上最快的小孩…’”
四个小朋友光鲜的站在司令台上,胡子花白的校长,给他们套上一个一个亮闪闪的金牌。
母夜叉慈眉善眼的说“学校的田径队啊…我们四个同学在县里参加了县运动会接力比赛拿了冠军,我的同学刘福助就排在第一棒的位子,笑咪咪的鼻涕就快流了出来。
乌黑的西瓜头班长,那个过去传说中地球上最快的小孩排在第三棒的位子,依然英挺神气的看起来真帅。
其他两个小朋友,不知道是哪一班的,有点熟又不太熟,也许是我们旧厝庄的孩子,因为看起来都是癞痢头的那种。一棒到四棒一字排开,胸前都挂着亮晶晶的金牌。
而且,脚上都穿着同一款式,崭新的中国强球鞋。
“地球上最快的小孩子…“,就是他们。

相关评论
©2000-2018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