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其他杂评

恣意诗人:陈升

时间:2013-1-13 19:48:04   作者:   来源:   阅读:630   评论:0
星 象: 天蝎星
现居门派: 滚石
乐功套路: 诗化流行
必胜绝技: 词如诗句,曲似呢喃
杀手锏: 《把悲伤留给自己》
压箱之作:《北京一夜》
乐林足迹:《拥挤的乐园》《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魔鬼的情诗》《恨情歌》《思念人之屋》

小传

  世人皆知偶像天王,知任贤齐、金城武,亦知当红唱将刘若英,亦知当红团队五月天,却不知其几人者系出同门,为师者,陈升是也。

  陈升,生于台湾彰化,原名陈志升。此公既无悦耳唱腔,又无轩昂气宇,一袭布衫逍遥自在,于风雨纷争之乐坛,倒显出几分漫不经心,若非一曲《把悲伤留给自己》尚且婉转,许多人尚不知陈升者何人也。究竟此公何德何能,令此一干红人拜于门下?非但若此,自陈升出道一十三载、出唱片一十一辑,更有一纵人马一路相伴、死命相随、不舍不弃、巨细靡知者,均自诩“升迷”。

  惟“升迷”乃知,陈升虽声无音准,却能于婉转动情处极尽缠绵悱恻,而于忘情处,几近声嘶浩瀚、撕裂天际,此公不曾成为拘囿时尚之流行巨匠,正因志不在此而游离其外,否则以其描绘情歌之刻骨铭心、神工鬼斧,当下诸王岂有幸乎?而陈升十余载于乐坛一隅舞文着墨、恣肆纵情,不求显功乎达贵、名动于天下,但求笔下有黄金、诗中藏真义,更随浪漫天性、追无拘无碍之潇洒自如,恰得“恣意诗人”之雅号也!

江湖轶事

  尝有人云,九十一年正是台湾流行乐界风云巨变之时,校园文化日渐式微,偶像歌手始大行其道,乃示流行音乐之商业巨潮卷天袭地而来。却有独立门派滚石不动声色,推出一张名为《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之唱片,文案中赫然注曰:是听陈升的时候了。

  话虽如此,此张专辑依然为众人冷落于市,对此,陈升已是见惯不怪。虽说于八十八年首发《拥挤的乐园》入行之前,陈升已于幕后创下口碑,亦有齐秦《狼1》、杨林《玻璃心》等经典专辑为证,但亲身以一句“如果你觉得我有点怪,那是因为我太真实”踏上台前,接连三张唱片均叫好不叫座。究其原委,盖此公无心于乐林呼风唤雨,只一意以音乐表达内我,但静心聆听,常有惊怀之作犹如当头棒喝,惊醒守梦人。

  然,此之第四张专辑却在人气渐聚之“升迷”间被奔走相告,引起一片惊呼。除去一首《把悲伤留给自己》后经叶瑷菱翻唱得以于民间流传以外,此中首首作品俱以泰然之势,表明恣意诗人陈升已由单一向外之社会人文关怀,转为或喃喃自语或叙事述怀之独立视角,音乐风格亦渐趋多元。

  是年,陈升已三十有三,比之从前此公血气犹存,却已不满足于独坐旷野之宁静、生命亘古之幽思,更向往广阔无边之自由。

  此后,人到中年之陈升更成立“新乐园工作室”,决意踏上探索多样音乐创作之不归路,其作品从形式到内容亦豁然开朗。九十二年,专辑《别让我哭》发表,兼具深度与可听性,令听者感受其狂放中细致之个人魅力;九十四年,《风筝》专辑于编曲中大有玩味,且细述心灵之体验,于广博宽怀中任思绪轻扬;九十五年,《恨情歌》于宁静中蜕变,质朴平实如旷野清风;再其后两年,陈升游历故土与异乡,《夏》及《六月》两辑已于天马行空处见陈升细品生命、悠然哼唱之真性情。

  其间,陈升组就之新宝岛康乐队亦以集体创作之势,立足本土,精作不断,鼓声若响。

  九十八年,陈升年入不惑。回首来时路,陈升已于乐界创下太多可能,多少浪泊之心灵、迷惘之心事,均被此公纳于笔下、唱于歌中,其风格多样、涉猎之广,令人叹服,而其亦以辉煌成就与罗大佑、李宗盛、小虫并称“滚石四大元老”,更被任贤齐一众乐坛新锐尊为宗师。是时,其第十张个人专辑《鸦片玫瑰》发布,渐显中年人恬静淡泊之内心。

  然两千年,恣意诗人陈升再次突破众人之想象力,其专辑《思念人之屋》于欧洲之旅后发表,此张情歌辑之狂放豁达、潇洒大度,尽得大家之风范,意味深长。

  亦有“升迷”妄言,陈升,其关怀世态比之杜甫若何?其悠然田园比之陶渊明若何?其情歌之浩瀚比之埃尔顿 约翰若何?其游吟之洞察比之鲍勃 迪伦若何?其果真言过乎其实?但见其作品胜乎人心,而此公并愤怒与动情,兼恬淡与深邃,狂放不羁而锋芒独具,漂泊不定而轻灵洒脱,绝无半点刻意,却从性情中来,其作品始终以真为本源,不拘形式、无论音准,自由似风、深沉若海,径与听者内心交互共振、灵犀相接。

  陈升十余年办巡唱逾百场,更以现场之随性自由、平易可亲而尽显性情本色与诗性人格。

唱功攻击力: 75 性情所至,跑音亦令闻者动容
攻击范围: 25 但有特定族群不舍左右、形影相随
绯 闻 率: 0 于创作生活间随性出入,淡泊处之
弱 处 穴: 年事渐高,才情尚能继续否?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